咨詢熱線:

132-0720-9089

您現在的位置是:宜昌企業律師網>律師文集> 文章頁

論刑事庭審中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

來源:網絡作者:未知時間:2016-02-25

  辯護律師向被告人發問是律師在庭審過程中第一次開口亮相,是律師為被告人辯護的開始。律師對被告人發問在法庭審理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律師行使辯護權的重要內容。在庭審中,律師為什么要向被告人發問?律師怎樣向被告人發問?這既涉及到律師對被告人發問這一程序在開庭審理中的地位,又涉及到律師在對被告人發問時的技巧和綜合能力。本文結合辦理刑事案件中遇到的問題和積累的經驗,從兩個方面對律師在庭審中對被告人的發問談談自己的認識。

  一、庭審中,律師為什么要對被告人發問

  --談律師對被告人發問的程序地位和功能

  1、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是法庭調查中調查案件事實的一個程序。

  在法庭審理中,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是法庭調查的一個程序。律師對被告人發問,目的是為了查清被告人是否有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如果有犯罪事實,查清哪些情節對被告人有利;如果無罪,查清被告人所辯解的事實和理由。

  2、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是法庭審理中律師向被告人調查事實的程序。

  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是庭審中向被告人調查事實程序的一部分。在律師對被告人發問的過程中,律師有主導權。向被告人提問哪些問題?怎樣向被告人提問?律師完全可以自主決定。當然,律師不能用誘導等非法的方式發問,也不能提問與案件事實無關的問題。

  3、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是被告人向法庭全面展示自己對案件事實認識的程序。

  在律師向被告人發問之前,公訴人已經宣讀了起訴書,已經對被告人發問,犯罪事實已經全面展現給了法庭。在公訴人宣讀起訴書后,雖然有一個被告人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提出異議的程序,但一般情況下,該程序比較簡單。如果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被告人只需要回答沒有異議;如果有異議,被告人只需要簡單指出對哪些事實有異議、有什么異議,審判人員一般不會讓被告人展開表述自己認為的案件事實。即使審判人員讓被告人充分表述,如果沒有辯護律師的指導,被告人很難思路清晰、系統、重點突出地把對自己有利的案件事實表述清楚。

  這種情況下,需要通過律師對被告人系統、全面的發問,將對被告人有利的案件事實全面地展示給法庭,同時,也將被告人對案件事實的認識和態度展示給法庭。

  4、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有助于查清對被告人有利的案件事實和情節。

  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是據以查清案件事實的法定證據的一種,在認定案件事實中有其他證據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被告人實施了犯罪,在實施犯罪的過程中,哪些情節是對他有利的他自己最清楚;如果被告人沒有實施犯罪,既然他被起訴,他肯定也和案件事實有一定的聯系,這種情況下,被告人對哪些事實和情節能夠證明自己無罪也最清楚,因此,對被告人的充分發問是查清案件事實特別是對被告人有利的案件事實的重要手段。

  在開庭前,被告人在接受偵查人員、審查起訴人員的訊問中,也會多次供述和辯解,但這種供述和辯解畢竟是偵查、檢察人員單方面作出的,不能保障庭審前被告人的供述是完全真實的,更不能保障被告人進行了充分的辯解。

  庭審過程中,在中立的審判人員主持下,在控辯對立雙方都在場的情況下,無論是公訴人、審判人員的訊問,還是辯護律師的發問,都能夠更充分地保障被告人真實地供述或辯解,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實。特別是被告人在庭審前的辯解得不到有效保障的情況下,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對于查清有利于被告人的案件事實更有意義和價值。

  5、律師對被告人發問有為律師示證、質證和辯護作鋪墊和準備的功能。

  律師在庭審中的質證和辯論是律師辯護的主要內容。無論是質證還是辯論,都離不開一定的事實和證據。律師對案件事實和證據的有效質證和辯論,必須建立在律師對案件事實有充分了解的基礎上,而庭審中對被告人發問是律師全面了解案件事實特別是對被告人有利的案件事實的重要手段。

  律師在對證據進行質證時,會經常提到哪些證據或某一份證據的哪些內容與被告人的某一辯解相互印證;也會提到哪些證據與被告人的辯解相互矛盾,因此,這份證據是否真實需要其他證據印證、核實。律師這樣質證的前提就是被告人在庭審中進行了充分的辯解,而被告人充分的辯解離不開辯護律師有效的發問和引導。

  律師在發問之前,公訴人已經對被告人進行了訊問。公訴人訊問中,可能會出現對被告人不利的事實,當被告人沒有解釋清楚或者沒有將自己的理由表達清楚的情況下,律師就要借助發問讓被告人澄清這些問題。在庭審前,被告人一般都接受過偵查、審查起訴人員的多次訊問,作出過多次供述。被告人在庭審中的辯解一旦與這些供述有矛盾,公訴人一般都要出示這些被告人庭審前的供述筆錄。與其讓被告人被動地對庭審前自己的供述提出異議,不如借助發問的機會,律師讓被告人主動對自己庭審前的供述進行解釋并充分陳述理由。

  在律師思路清晰、重點突出的發問引導下,加上庭審前與律師必要的溝通,被告人一般情況下都能夠作出充分的辯解。被告人充分的辯解是律師在接下來的質證和辯論程序中發揮作用的必要前提。

  二、庭審中,律師怎樣對被告人發問

  談律師對被告人發問的技巧

  1、庭審前充分準備

  (1)認真閱卷

  庭審中,律師對被告人充分、有效的發問是建立在對全部案件材料掌握的基礎上的。只有掌握了全部案件材料,律師才能知道哪些證據與被告人的辯解能夠相互印證,同時,這些證據也需要被告人的辯解相印證,律師才有可能作為需要提出的問題在庭審中對被告人發問。同樣,只有掌握了全部案件材料,律師才能知道哪些證據與被告人的辯解相矛盾,律師才能向被告人發問,讓被告人在庭審中作出辯解,并用這一辯解去質證與之有矛盾的對被告人不利的證據。與被告人在庭審前的供述有矛盾的證據,也有助于幫助被告人在庭審中解釋這一供述的虛假性。

  其次,如果律師在庭審前沒有認真閱卷并準確掌握案件事實,即使在庭審發問時律師向被告人提出了問題,被告人回答后律師也無從判斷被告人的回答是不是事實、是不是與其他證據能夠相互印證或是否與某些證據相矛盾,從而無法有效地與公訴人對抗和辯論。

  在全部閱卷的基礎上,律師應當在庭審前重點審查、分析與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有關的一些重要證據。比如重點審查被害人的陳述、在場證人的證言等能夠直接證明案件主要事實的直接證據,分析這些證據在對案件事實的證明上與被告人的證明有哪些一致的地方,有哪些不一致的地方,是被告人的辯解能夠得到更多的印證還是被告人的供述和被害人、在場證人的證言能夠得到更多的印證。比如重點審查鑒定結論、物證、書證等客觀性較強的證據,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是否有與這些證據有矛盾的地方,是否能夠得到這些證據的印證。

  (2)會見被告人,與被告人進行充分的溝通

  首先,律師應當給被告人具體解釋庭審的程序,特別是被告人對起訴書異議的程序和公訴人、辯護人、審判人員對其發問的程序。告訴被告人應當認真對待庭審、認真回答上述人員的提問,對自己不利的問題,要及時提出充分、合理、有依據的反駁意見。

  其次,律師應當就庭審需要發問的問題與被告人溝通。律師準備在庭審中提出什么問題,想查清哪一個案件事實,完全可以在會見時先向被告人提出,聽取被告人如何回答,必要時讓被告人進行解釋。

  在與被告人溝通時,律師還應當將自己發問的總體思路和哪些問題是重點問題告訴被告人,讓被告人自己有一個具體的、充分的準備。

  律師還應當向被告人了解他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有無異議,如果有異議,是對整個犯罪事實都有異議,準備做無罪辯解,還是對犯罪事實的部分事實和情節有異議,準備做罪輕辯解。必要時,律師可以聽取被告人準備在庭審中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提出異議的具體內容,這樣,有助于律師擬定庭審發問被告人的提綱,也有助于避免律師在發問時重復。

  律師在庭審中向被告人發問,不是律師不知道相關的案件事實,也不是律師不知道被告人會怎么回答。律師只有知道了相關的事實和被告人會如何回答的情況下才會這樣向被告人發問。律師發問的主要目的是給被告人提供一個思路清晰、重點突出的自我全面辯解的機會,讓審判人員對有利于被告人的事實和情節有一個全面、清楚的了解。

  (3)擬定書面的發問提綱,并標明被告人曾經的供述和其他證據的情況

  在認真閱卷和與被告人充分溝通之后,律師應當擬定庭審發問被告人的書面提綱。在擬定提綱時,應當注意一下幾個問題:

  一是律師發問的整體思路應當與律師的辯護思路一致。

  二是律師發問的重點應當與質證和辯論相銜接,并與辯護重點相一致。

  三是律師發問應當區分無罪辯解和罪輕辯解。對于無罪辯解,應當結合被告人具體的無罪理由和依據重點發問,沒有必要面面俱到。對于罪輕的辯解,應當對公訴人沒有訊問到的被告人具有的法定免除、減輕、從輕處罰的情節和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進行發問;對于公訴人訊問的對被告人不利的事實和情節,被告人沒有解釋清楚的,律師應當有針對性地發問,讓被告人及時予以澄清。律師的發問應當重點突出,對重大的情節和一般的情節,發問應當詳略得當,該詳的則詳,該略的必須簡短。對于重大的從輕和減輕的量刑情節,除了應當證明該情況確實存在外,應當充分揭示出該情節對犯罪行為社會危害性及被告人人身危險性的影響;對于一般的量刑情節,一般情況下,問清楚該情節確實存在即可。另外,對于罪輕的事實和情節,應當一項一項列舉清楚,在詳略得當的基礎上不要有遺漏。

  四是律師發問應當考慮到公訴人可能訊問的問題和被告人對起訴書異議的內容,在盡量避免重復的情況下,盡可能形成思路完整、重點突出的發問提綱。

  五是應當注意避免誘導式訊問。發問時需要做鋪墊的,要充分利用被告人在庭審前的辯解和被告人在庭審中對起訴書的異議和對公訴人訊問的回答。

  六是在發問提綱上標明與被告人的辯解能夠相互印證或有矛盾的證據及其所在卷宗的頁碼,以便于律師判斷被告人的回答是否符合自己的要求。

  2、采取與辯護律師職能相適應的方式和語氣發問

  在庭審前,偵查、審查起訴人員對被告人的訊問一般都是聲色俱厲,甚至不排除精神上施加壓力。就是在庭審中,公訴人的訊問語氣一般也是比較嚴厲的,審判人員往往也是這樣。

  這種情況下,辯護律師絕對不能板起面孔,一臉嚴肅、語氣嚴厲地向被告人發問。辯護律師是被告人在法庭上唯一的希望和依賴,應當通過發問將律師對其友善的態度和盡力維護其合法權益的職業責任感及時傳遞給被告人。因此,辯護律師發問的語氣應當緩和,讓被告人感覺他終于有機會充分闡述他對案件事實的認識,終于有機會講出自己罪輕、無罪的理由;辯護律師發問的語氣還應當親切,讓被告人感覺到還有人愿意、有人準備聽取他對案件事實的陳述和理由。發問時,直接提被告人的名字即可,律師沒有必要在稱呼時在名字前加上“被告人”。律師應當通過自己的發問,在被告人感到備受壓抑的法庭的緊張氣氛中,為被告人爭取自由表達、充分表達的機會。

  3、針對被告人的認知能力,采取讓被告人理解的方式發問

  律師對被告人發問,不能出現被告人不理解律師發問內容和意圖的情況。除了在庭審前與被告人充分溝通外,律師還要注意在庭審中發問的語言表達方式。因此,律師的發問要簡潔,不能鋪墊太多,否則可能會讓被告人弄不清律師的目的和意圖而不知所措,作出對被告人、對律師辯護不利的回答。必要時,律師可以直接表明律師想要通過發問知道的案件事實情況。律師的發問一定要讓被告人聽明白,并且,不能引起被告人的誤解和歧義。

  4、緊緊圍繞發問的目的進行發問

  律師在庭審中對被告人發問,主要目的就是給被告人提供一個進行充分辯解的機會,并通過律師的專業引導,讓被告人的辯解有完整、清晰的思路和重點、關鍵的問題得到充分的辯解,從而讓第一次接觸被告人的審判人員對被告人的辯解有全面、充分的深入認識,并對辯護律師的辯護思路和立場有明確的認識,并在接下來的審理程序中給予關注。

  因此,律師在發問時,應當把握住兩點:一是律師發問的各個問題應當前后思路連貫,發問一組問題后,律師想要達到什么目的,應當讓審判人員及時理解;二是發問的重點問題應當盡可能展開發問,從不同角度、不同層次發問,充分揭示問題的實質內容,對于一般問題,應當盡可能簡潔,從而使哪個問題是重點問題,哪些問題是一般問題,及時被審判人員理解。

  5、注意發問的方式,盡量避免公訴人的反對和審判人員的制止

  首先,不要用誘導的方式發問。誘導式發問,指律師在發問時,通過鋪墊,將需要被告人回答的內容在發問中直接表述出來的發問方式。這種發問方式,混淆了發問者和回答者與案件事實的關系,是任何調查事實程序明確禁止的。因誘導發問被審判人員制止后,律師發問的系統思路和重點問題也可能因此受到影響。

  其次,在發問時,不要有明顯的重復。對同一個重點問題需要從不同角度、不同層次發問時更要注意問題的設計,要讓審判人員理解到每一個角度和每一個層次的發問都有不同的意義和價值。

  6、要根據庭審情況,及時調整發問的思路和重點

  律師的發問是在公訴人的訊問之后,雖然在庭審前律師對公訴人的訊問可以進行預測和判斷,但公訴人如何訊問畢竟到公訴人訊問后才能確定。而律師庭審前擬定的發問提綱可能不能完全適應公訴人訊問后的情況,律師應當根據公訴人訊問的情況進行思路的調整和重點問題的調整。律師的發問既不要和公訴人的訊問有重復,同時還要針對公訴人的訊問及時設計出有針對性的問題。

  8、對不同的問題采取不同的方式進行發問

  首先,對于不能確定被告人如何回答的問題,不要進行發問,特別是不能以開放式問題的方式發問。開放式發問,一般指被告人不能直接肯定或否定回答的發問,對于這樣的發問,被告人會如何回答,如果沒有事先的溝通,律師無從判斷和把握。

  其次,對于需要一定的表達能力才能表達清楚的問題,律師可以邏輯清晰地表達出來,然后向被告人發問是或不是。這樣,被告人不容易表達的內容都借助律師表達清楚了,同時,律師的發問合情合理,公訴人沒有機會反對,審判人員也沒有理由制止。

  9、要充分考慮到被告人自己的具體情況

  每個案件的被告人,其自身條件可能都不相同。在發問時,律師要充分考慮到被告人的理解能力和語言表達能力。對于不善于理解的被告人,律師發問時就應當將要發問的問題一個一個分解成具體的問題;對于不善于表達的被告人,律師可以將內容邏輯嚴密地表達出來,讓被告人確認;對于善于理解的被告人,律師可以將能夠說明一個主題意思的一組幾個問題同時提出,讓被告人以自己的方式和語言表達出來,有時被告人還可能引申或用其他事實來印證,這樣,對事實的證明可能更充分;對于善于表達的被告人,律師可以直接提出問題,讓被告人自己表達,這樣被告人對事實的敘述可能更生動。

  總之,向被告人發問是律師在庭審中有效辯護的一個重要的程序,精彩的發問,能夠在法庭審理的前期就充分展示出律師對案件辯護的策略和綜合辯論能力,能夠把被告人和辯護律師對案件事實的明確態度和系統思路充分地展示給審判人員,為接下來的質證和辯論做好充分的鋪墊和準備,以達到有效辯護、有效保障被告人合法權益的辯護目的。


大众麻将 安卓
江西快3开奖直播 时时彩毒胆稳赚方法 十二生肖游戏赚钱风险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158计划网 百练赛怎么玩 北京pk10全天稳定计划 余额宝稳赚吗 4399捕鱼小游戏大全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